戚克栴:从“西” 到“东”的投资银行家

2018-11-26 15:55
来源: www.icaimi.cn
作者: 财米网编辑

文/本刊记者 叶辉 谭梦桐

 

23年前,他成为波士顿咨询公司最早期的中国员工,随后闯荡纽约华尔街就职高盛;16年前,他回国来到中金公司,将西方的专业主义接上中国国企的地气,三次获得境内外最佳IPO奖项;5年前,他创立了自己的精品投行,并获得“最佳并购交易师”称号。

很自豪自己是戚继光旁系后代的戚克栴,有着与“戚家军”一样敢打敢拼敢赢的那股狠劲儿。在中金的11年里,他一步步从基层做到最高层的董事总经理,所负责的项目创下了数项记录。在触摸到行业的“天花板”后,他在2013年毅然激流勇退,自立门户创立望华资本。

“我们这两年终于迎来了爆发期。我对望华资本的期望很高,希望做中国顶级的并购顾问与价值投资管理的精品投行百年老店。”谈起望华资本的未来,戚克栴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学霸”长着一个“数学脑子”

 

戚克栴出生在青岛。他的名字里有个生僻字“栴”,念zhān,意指檀木,刚正而雅丽。采访在他北京CBD华贸大厦30层办公室进行,话题就是从他的名字开始。

戚克栴告诉记者,他的名字是祖父取的,克是辈分,据《戚氏族谱》记载,他是戚继光的旁系后代。他的太祖父是个秀才也是私塾老师,祖父虽然是生意人,估计也受到了私塾培养体系影响,所以取了“栴”这个生僻字。

也许是因为出身书香门第,戚克栴一路走来都是“学霸”级的“选手”。他上的高中青岛二中是当地最好的学校,一路担任班长,初二在《中学生文苑》上发表作文,高中在全国数学联赛中获得山东省二等奖,没经过高考直接保送天津大学……

戚克栴在天津大学学的是技术经济与系统工程系。用戚克栴自己的话说,他骨子里是一个长着“数学脑子”的理科生,从小对数学特别敏感,“公司手下给我的EXCEL表,我一眼就能挑出错来”。

大学毕业时,戚克栴被复旦大学录取去读研。“天大是很好的工科大学,推崇实事求是的文化。复旦是中国顶尖的综合性大学,则有虚无缥缈的成分,高屋建瓴。我在两个大学学到了两种不同的文化。” 戚克栴说。

1994年,在复旦读研二时,戚克栴又遇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生转折点:他经面试获得该届唯一的一个赴南大中美中心(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交流一年的机会。在此期间,他对西方经济学的理解、英文的口语表达和跨文化认识突飞猛进,也为他后来能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修读MBA奠定了基础。

“我的求学经历比较顺利,读了很多学校,母校比别人多。” 戚克栴笑着说。

BCG学会看一家企业的本质

 

南大中美中心学习一年之后,戚克栴回到复旦大学读研三。研三是实习期,戚克栴邂逅了全球最有影响的咨询公司之一——波士顿咨询(BCG)。

波士顿咨询进入中国后第一个办公室就设在上海,1993年正式开业。1995年去波士顿咨询上班时,整个公司只有10多个人。戚克栴成了这里最早的、为数不多的一批中国员工。

“BCG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当时波士顿的定义也是个精品的咨询公司,有一套二十年来总结的体系,我们接的每一个项目,都必须从各个角度去了解企业业务的本质,策划公司战略。后来我做金融,发现金融往往就是企业融资的一个方面,所以做金融如果对企业的业务不了解是非常容易走偏的。”戚克栴认为,“我为什么对很多企业的董事长有影响力?就因为在最好的公司做过咨询,能帮助他们在战略上把握企业的方向,而这是其他银行家所没有的。”

在波士顿咨询期间,有一件事情戚克栴至今非常得意。当时,他们接了一家美国碳酸饮料公司的项目,到国内企业去做调研。“初出茅庐不怕虎”的戚克栴跑到贵州遵义,成功访问了茅台酒教父、时任董事长季克良。当时,季克良已经在行业内如日中天,偏偏戚克栴出于保密需要还不能告诉对方自己代表的到底是哪家可乐公司,只能让对方去猜“代表美国一家著名碳酸饮料公司”究竟是哪一家。这么没“诚意”,事情居然还办成了,戚克栴觉得“可能老头的儿子当时在美国,看见我特别有亲切感”。

戚克栴开玩笑说,跟季克良这样的行业大佬聊完之后,再去找其他人明显就容易多了。后来,他在波士顿咨询的工作也做得顺风顺水,直至获得公司奖学金去美国读书。

 

高盛教会他:道德是金融的根基

 

在波士顿咨询工作几年之后,戚克栴得到了去哥伦毕业大学读MBA的机会。不过在上完学之后,戚克栴的心也变“野”了,他想在美国华尔街闯荡一番。很快,他就拿到了高盛、JP摩根等好几家公司的offer。最终戚克栴选择了高盛,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高盛总部电信媒体组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投资银行家。

谈到留在美国上班的初衷,戚克栴毫不掩饰:我和太太商量的,就是想赚几年钱。到高盛上班之后,戚克栴拿到工资先还清了波士顿咨询的学费欠款。至今,他对波士顿咨询依然心怀感激。

“不少人觉得美国人很懒,那完全是一种误解。”戚克栴说,他在高盛总部时,身边的华尔街精英不但高大帅气,通常毕业于美国名校,身体结实整天健身,加起班来不要命。他在纽约也经常加班,有时连着几天熬夜,每晚只睡四五个小时又起来上班。

作为华尔街最著名的投行,有100多年历史的高盛更重视团队文化,淡化个人英雄主义色彩。这也是高盛与其他投行最大的不同。戚克栴说,投行是以人为基础,拿一个单做一个IPO,挣3000万还是4000万美元,个人因素非常重要。但是高盛要求员工不讲究个性,鼓励你第一句话总是说“我们……”,团队擅长“打群架”。

戚克栴开玩笑说,他现在的望华资本也是这样,适合“打群架”做项目。

高盛还有一个文化对戚克栴影响很大,那就是“守法、敬业”。戚克栴说,不管是高盛还是BCG,它们对于员工的道德规范都非常严。它的逻辑就是说你请别人吃饭,这里面就有隐含着“交换”的可能,这对中国人是很难理解的。

戚克栴回忆,高盛对雇员给客户送礼有严苛的限制,规定一年送给一个客户的礼物,不能超过100美元。

“我去哥大上学时,那么贵的学费,上课头一天就只讲道德。因此,我对守法很看重。”戚克栴说。

 

在中金学会服务国企

 

在高盛总部待了一年之后,戚克栴被调到了香港,因为当初录取戚克栴的是高盛香港公司。戚克栴至今很感慨这段“总部”经历:“只有在一家公司的总部工作过,你才能真正了解他的文化。”

在高盛香港上班,虽然工作还算顺利,但是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假洋鬼子”。戚克栴的名字不是一个有传播力的名字,同事喊他Kevin Qi。他的客户主要在内地,他总觉得人家看他就像看一个“外人”。

戚克栴回忆起当时让他特别触动的一件事,一天跟客户开会谈完业务后,他身边一个中国投行的人随口对客户说,我明天路过你家孩子的学校,顺带把你孩子捎回家……这事让他很震撼:“我从1994年到2001年,七年多的时间,基本都在外国体系里。中国客户觉得你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此时深刻地感到自己太过西化,需要重新回到中国体系之中去,不然以后可能就永远回不去了。

戚克栴加入的是中国国内第一家国际性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成为中金当时少数来自于外资银行的员工。他持有香港执业牌照,做大型国企境外上市的生意。

在中金的11年多时间里,戚克栴把自己中西结合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将西方的专业主义接上中国国企的地气,一步一步从基层做到最高层的董事总经理。

不过,刚到中金的时候,他没少吃白眼。戚克栴到中金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让写审计跟评估的差别。这可把他愁着了:什么叫评估?因为西方没有评估这个概念了,国内国有资产有评估。幸亏当时的上司特别开明,理解他的处境,让他把中国的公司法、证券法、首发管理办法都打印出来,从头开始学。“我直到现在都对国内法律法规条文特别熟悉,就得益于那时候的基本功训练。付出总会有收获!”

为了摆脱人们对他“从海外回来”的刻板印象,有报道说,戚克栴当时放弃西装,改穿夹克。他研究国企的文化,达到深入骨髓的地步,但“仍不解恨”,2010年还去中央党校攻读博士。

在中金,戚克栴先做了中国石化的许多并购项目,将多家原本的上市公司“下市”,帮中石化要约并购。在石化这个行业里越做越熟的时候,戚克栴又开始不安分了,开始做“上市”。从2006年开始,戚克栴主导了中国建筑、国家开发银行、新华保险、中国五矿、远东租赁等大型国有企业的IPO或改制重组项目。其中,2009-2012年,他所负责的三个项目中国建筑、远东租赁、新华保险先后获得了境内外媒体评出的年度最佳IPO奖。

最让戚克栴自豪的还是中国建筑项目,这也是他到中金后主导的第一个IPO项目。“当时大家都觉得建筑公司有些土,甚至不愿意做,没想到它后来成为公司到目前为止利润最高的几个项目之一。”做中国建筑上市项目,戚克栴用了三年时间,这期间他长时间在中国建筑的办公楼里办公,甚至配了一间办公室。中国建筑在A股上市,本来想融资100亿元,结果后来融了501.6亿元。此次发行是2009年亚洲资本市场最大的IPO和全球第二大IPO,也是有史以来全球资本市场建筑与房地产行业最大的IPO和最大的独家主承销IPO

戚克栴自喻自己如同先人戚继光一样是一位“武将”。最顶峰的时候,中金公司近半的央企项目由戚克栴负责。一些客户私下里半开玩笑地说他是“中金投行的半壁江山”,而戚克栴觉得,“戚家军” 那也是嘉靖皇帝封的,还是得靠自己。

 

打造金融圈的“戚家军”

 

“我本质上是一个不喜欢受别人管束的人,喜欢自己做决策。”戚克栴2013年正式从中金离职后,自主创业成立了“望华资本”,致力于成为中国顶级的并购顾问与投资管理“精品店”。

创业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望华资本成立的头年时间里,他们一单业务也没有。戚克栴坦言:“刚出来时,没想到创业有这么难。”

戚克栴总结说,以前做石油石化、基建施工、银行保险等等,国企几乎是垄断的。而现在的‘望华’定位是服务新经济,即医疗健康、互联网科技、清洁能源等,这些行业都有一个熟悉的过程。

市场是残酷的,幸好市场也是聪明的。很快,望华资本就接到了项目。2014年,他们独立操盘完成美年大健康对慈铭体检10亿元的首期现金入股,次年完成上海天亿对慈铭26亿元的合并,这是中国医疗服务行业迄今最大的并购之一。

2017年,“望华”作为独家财务顾问,又宣告完成北京迪信通总计1.58亿股的股份出售交易,转让价格超过二级市场价格40%。2017年,戚克栴还获得了中国并购公会颁发的“最佳并购交易师”(“Best Deal Maker”)奖项。“望华”还在2015年完成对美年健康上市前的投资,戚克栴笑着说:虽然最近股价跌了不少,但还是翻了好几倍。

之所以能做成那么多的项目,戚克栴拿“田忌赛马”来做玩笑式的比喻:这些项目对一些大机构来说还是小项目,他们不可能让最牛的人过来,最牛的人要去做邮储银行IPO这样的大项目,而我们拿“上等马对中等马”,必胜无疑。

在戚克栴对公司的定位中,始终离不开“专业”二字。“我们遵循商业的逻辑,完全是通过我们的专业服务、通过我们的专业水平,给客户贡献价值,然后获得我们应得的回报。而客户永远是最大的赢家,这就是我们的客户keep coming back(不断回来)的理由,也是我们越做越好的根本原因。”目前望华资本集团主要有两个业务分支,一是传统的投资银行业务,协助企业做并购;二是价值投资业务,为个人高端净值客户提供投资管理服务。

望华资本之前一直保持十几人规模,队伍精简、稳定,当时跟着戚克栴从中金出来的几个同事也都干得开心自在,没有一个离开。最近,公司因为业务越来越多,搬了新的办公室,也在不断招人,“戚家军”的规模不断扩大。

“望华资本的公司氛围很宽松,平常我们下班就按点回家杜绝加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只有‘打仗’时才加班。” 戚克栴说,他希望做一家精品投行,小而精,沿袭了波士顿顾问公司(BCG)的文化。“员工有什么事就直接推门进来跟我说,跟BCG的文化一样,不像高盛那样整个公司层级分明像部队一样。”

望华资本除了国内业务发展越来越好,“2018年迎来了业务爆发期”,也已经在美国、欧洲、印度等地建立了固定的合作伙伴,用最专业的西方方式,提供跨国并购服务。

 

看重家庭 举业德先

 

戚克栴有山东人的传统美德,很注重家庭。在他眼里,“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家庭都不负责任,他怎么可能对同事负责任,怎么可能对商业伙伴负责任?”

戚克栴在中金公司上班时为了避嫌内幕交易,从不炒股,拿了高薪只能听从太太的建议不断“买房子”。结果,房价又暴涨了,让他的财富又翻了好几番。戚克栴说,他买房但不炒房,也是遵循价值投资的理念。

临近采访结束,戚克栴送了一本他太太写的书《浪漫游》给记者,里边都是游记,摄影则是他们的女儿。戚克栴评价太太,“她比较想得开,认为家庭是最重要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生活幸福。你挣再多钱有什么用,带不走。”

戚克栴热衷公益慈善事业,对公益教育事业尤为关注。他给自己上过学的好几所大学都捐过款,在天津大学设立克栴视听阅览室,担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全球校友会副会长,他在南京大学中美中心设立“戚克栴奖学金”,并且是哥大商学院中国大陆最早的爱马仕理事成员之一。他还高度关注乡村与社区基层儿童教育,已经连续四年参加专注乡村儿童教育“桂馨基金会”的捐助拍卖,并为所在社区的贫困家庭助学送电脑……

在采访中,戚克栴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他认为,慈善捐赠可以让人做更合法的事情。“当你把几万、几十万、上百万免费送给别人的时候,当然你是不会为了钱去做违法的事情。”

谈到望华资本的未来,戚克栴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希望再过十年,望华资本能够家喻户晓,在并购与价值投资领域都很有名。”巴菲特做到了八十多岁还在上班,“我们会放眼未来,但从小事做起,希望望华未来有一天真的能够望冠中华。”

(注:本文部分内容引用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出版的校友刊物《仙舟客》杂志中伍静、樊嘉政两位老师的“戚克栴:愈智慧,愈自由”一文,在此特予声明并表示由衷感谢。)

 

北京海淀区曙光花园中路11号农科大厦B座15层

广告发行热线:010-51502069

传真:010-51502082

邮件:icaimi@icaimi.cn

京ICP备10050257号  

登录后台 |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