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层教育焦虑症结在哪里?

2018-05-08 12:10
来源: www.icaimi.cn
作者: 财米网编辑

中产阶级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继续接力,向更高的社会经济地位跃迁,为此他们不惜重金,让孩子去上各种辅导班,学习各种才艺和礼仪,让孩子赢在起跑线。

中产阶级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继续接力,向更高的社会经济地位跃迁,为此他们不惜重金,让孩子去上各种辅导班,学习各种才艺和礼仪,让孩子赢在起跑线。

本刊记者 依凡

 

两年前热播的高分国产剧《小别离》因聚焦孩子教育、留学的社会热点而受到广泛的关注和讨论,精准地戳到了时代的痛点,受众的痛点:房子和孩子,是城市中产最要害的利益关切,是这一阶层构成和身份认同的基础,同时也是他们焦虑的来源。

  《小别离》中的70后父母均属于中产阶层。而他们都存在子女教育的焦虑。地产商父亲可以不在意孩子的成绩,只要把孩子送出国镀金回来接手家族企业即可;社区医生和出租车司机的家庭只能指望学霸女儿自己奋斗逆袭,实现向上流动,别无他法;而公司高管和眼科医生组成的典型中产家庭则处于两者之间,一方面对女儿实施虎妈式的高压教育,而当发现收效甚微还影响女儿的身心健康时,他们也便转而选择把女儿送出国,利用他们力所能及的教育资源,帮女儿规避残酷的竞争,走一条“捷径”。

  《小别离》折射出中产阶级对教育的焦虑,从中国不断高企的学区房价和愈发火热的补习班便可一窥全貌。

近几年,私立学校和出国读书似乎也越来越成为新中产阶级的家庭标配,那就是读私立学校和出国读书,而这些都需要高昂的费用做支撑。

孩子的教育问题集中反映了中产阶级的焦虑情绪。中产阶级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继续接力,向更高的社会经济地位跃迁,为此他们不惜重金,让孩子去上各种辅导班,学习各种才艺和礼仪,让孩子赢在起跑线。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就会转而拥抱阶层固化,希望孩子至少可以继承自己的中产阶级身份,为此他们不惜搁置自己的价值观,他们会坚定地反对异地高考,将招收农民工子女的学校贬称为“菜场小学”,避之不及。

中产阶级的孩子,也许是学业压力最大的一个群体,这源于他们父母内心深处巨大的不安全感:毕竟,与社会上层相比,他们的孩子输不起。

   社会环境变了,对待教育问题的策略是不是也要跟着改变? 70后、80后的父母们面对的,是一个教育资源相对匮乏且严重分布不均的现实,生源从初中开始就不断分流,教育、学历的断层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清晰,寒门确实很难再出贵子,无论是买学区房还是送孩子出国留学,家长的教育投资包括家长掌握的社会资源,对孩子的未来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以“留学潮”为背景的《小别离》中不乏对现行的应试教育制度的反思,黄磊扮演的男主角就曾指出,他在学生时代学习的抛物线、反比例函数,学过之后就都忘记了,自己也搞不懂当初学这些到底有什么用,海清扮演的妻子则道出了作为父母的无奈:“对不起,考试它考这些”,面对这样的现实,她也只能宽慰女儿,说希望她的孩子不用再学这些用不到的知识。然而比这种标准化的应试制度更根深蒂固的,是人们对所谓成功和幸福人生的标准化理解,即便家长为孩子选择了高考的替代方案,避开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残酷竞争,却避不开那种“上不了好高中就上不了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一辈子就完了”的思维局限。接受教育,本来源于一种自我发展的需要,通过适当的方式挖掘和实现自身的潜能和创造力,然而在现实中,教育却难以摆脱功利的色彩。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很多观众从这部教育题材的电视剧中看到了城市中产的集体焦虑,看到了这一阶层特有的壮志雄心与不安全感,孩子是他们完成接力式向上流动的希望,同时,对于“下坠”的恐惧又暴露了他们的软肋,使他们倾向于巩固现有阶层地位这种更为保守的策略。

 

北京海淀区曙光花园中路11号农科大厦B座15层

广告发行热线:010-51502069

传真:010-51502082

邮件:icaimi@icaimi.cn

京ICP备10050257号  

登录后台 | 企业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