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 谈判达成基本协议对中国影响几何

2015-10-14 18:30
来源: www.icaimi.cn
作者: 财米网编辑

长期看,一旦TPP最终签署,中国面临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损失,而且是对东亚经济合作中影响力的削弱;特别是美国与其政治安全盟友关系的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将恶化中国周边乃至更大范围的地缘环境,甚至可能危及中国长期谋求的和平发展环境。

30803

 

张嗣兴

本刊特约专栏作家,

原国网北京电力建设研究院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华北电力大学客座教授。

 

当地时间10月5日上午,《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12个谈判国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举行的部长会议上达成基本协议。

TPP谈判最早于5年前启动。经过一系列旷日持久的拉锯之后,基本协议终于在10月5日达成。12个谈判国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规模占全球4成的巨大经济圈将应运而生。

TPP协议由美国主导。TPP谈判由两大部分构成:一是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等所有12个参与谈判国一起决定的领域;二是诸如某种物品税减免等双边磋商领域。在12个参与谈判国中,美国和日本经济总量巨大。中国没有受邀请,也没有申请加入TPP。

近年来,随着亚太地区成为全球经济的新增长极,中国的自由贸易区(FTA)也实现了快速的发展和突破。现在亚太形成了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为载体的“亚太轨道”和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CP)为载体的“东亚轨道”之间的竞争与博弈。去年北京APEC峰会上,构建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倡议再次被激活,这进一步激发了人们对亚太经济区域合作的憧憬。目前,中国已签署生效的FTA已达12个,正在商讨和谈判的有9个,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自贸区的发展一方面反映了最近几年亚太地区经济增长与地缘政治所导致的区域格局演变,使得亚太经济体对各自国家商业联盟重新作出调整。而另一方面,美国主导的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谈判正力图将美国范式推向全球,成为新贸易规则的主导者,对发展中国家的制度规范和改革形成了外部压力。美国总统奥巴马在TPP达成基本协议后当日发表声明表示:美国不能让中国等国家书写全球贸易规则。声明指出,奥巴马处理贸易依据一致原则,包括提升美国劳工与企业的经贸范围,向全球出口更多的美国制造的产品,并支持国内更多及更高薪资的工作职位。呼吁国会两党支持通过该协定。

随着TTIP以及TPP谈判的结束,跨大西洋和跨太平洋的两个超大型经济集团将被组建起来,其对全球贸易格局以及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必将带来深刻影响。首先,强化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在当今国际经济关系中的主导地位,新兴经济体在其中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的势头可能会受到一定抑制,而广大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地位将会被进一步“边缘化”。其次,新一轮区域主义浪潮的形成将对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带来严重冲击。新一轮区域主义与以往不同的是,区域集团对非成员国产品的歧视将不仅在于有无关税壁垒与贸易规则的不同待遇,其所受到的差别待遇不仅会造成商品贸易的转移,而且对“贸易-投资-服务”三者都会带来转移效应。因此,WTO主持下的多哈回合谈判会因新一轮区域主义的兴起变得更加困难,更加久拖不决甚至无果而终。再次,围绕21世纪国际经济规则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通过如此的区域性谈判制定出新的规则,就必将以其为蓝本,凭借美国在国际经济中的强大实力,很快将此类规则多边化,推广成为全球接受的通行的国际经济规则。因为不接受这些规则就不能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就将在围绕“贸易-投资-服务”的国际经济竞争中处于劣势。所以既要参与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制定之规则能反映和维护本国应有的权益,又要更好地遵从国际经济规则,并能从中趋利避害。最后,很可能在发达国家及与其有紧密经贸联系的国家引发新一轮的改革开放。在新的贸易格局下,各国为了在全球价值链中占据更有利的地位,实现增强国际竞争力的目标,必然会主动或被动地尽可能地去适应新规则,长远也许绝非坏事,但短期会形成巨大的挑战和压力。

TPP对中国的影响是多维度和多方面的。从目前的现实情况看,短期内不加入TPP,对中国经济和产业的总体影响是可控和有限的,加入TPP的综合收益不及成立“中日韩-东盟”(10+3)的收益,但TPP对中国参与推进东亚区域合作已构成现实的制约,不利于中国提升在东亚事务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从中长期看,TPP的持续推进,可能会改变全球经济治理规则,使中国与周边大国关系趋向复杂,不利于中国继续抓住和用好重要战略机遇期,对中国实现科学发展、和平发展带来较大挑战。具体分析可知:TPP高标准条款短期内加大中国推进体制改革的紧迫性,长期看可能会演变成对美国等发达国家有利的国际治理新规则。一方面,TPP非传统条款将导致国内企业成本增加和国外制裁增多:一是知识产权条款将以往免费获取的专利变为必须付费,无法运用强制许可、专利撤销手段使用发达国家的专利,增加企业引进先进技术的成本,也不利于企业开展模仿创新和产品升级;二是TPP列出的劳工条款,实际上为发达国家对中国等非TPP成员的发展中国家实施贸易制裁提供了便捷“通道”或筹码;三是环境条款与劳工条款类似,也为发达国家实施贸易制裁提供了借口,不利于中国相关产品的出口;四是政府采购条款要求对各成员国企业采取无歧视原则,可能阻碍中国运用政府采购工具支持国内重点产业发展,甚至可能对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构成冲击;五是国有企业条款要求除提供公共产品的少数行业外,国有企业不得享受任何优惠待遇,大型国企较多的行业有可能成为实施该条款的“重灾区”。另一方面,TPP条款有助于美国重塑全球经济治理新规则。随着亚太地区参与国的不断增多,势必会形成包括全球主要商品消费市场和供给地的大自由贸易区,可能会对WTO现有框架下的多边贸易体制以及各类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形成一种“颠覆性”冲击,进而形成一套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新规则。更为重要的是TPP涵盖环境保护、劳工权利、知识产权等有利于美国的诸多条款,新规则一旦建立,美国必将成为最大的获益者。

美国在推进TPP上“高调说,高调做”,目的是为了在政治、军事、经济上重返亚太,以谋求更大的利益。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积极参与推动东亚经济合作,取得了明显效果,而美国的介入则会影响到中国在该地区作用的发挥。从长期看,一旦TPP最终签署,中国面临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损失,而且是对东亚经济合作中影响力的削弱;特别是美国与其政治安全盟友关系的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将恶化中国周边乃至更大范围的地缘环境,甚至可能危及中国长期谋求的和平发展环境。

为了维护自身战略利益诉求,美国既可能实施遏制中国的战略,也可能采取与中国合作的策略。但无论其动机为何,中国都不必因美国主导TPP,就简单抵制TPP,而应一方面强调深化亚太合作有利于世界经济复苏和维护地区安全,不反对TPP;另一方面强调TPP在自由贸易、知识产权、劳工、环境等问题上的有失公允,把握好应对TPP的时机,进一步明确中国多边区域合作的路线。坚持以周边为基础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与此同时抓紧推动与TPP成员开展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此法可行,是因为成员国和潜在成员国经济发展不均衡、经济开发程度的差异、协议条款的严格约束性,使得各方均需要反复权衡TPP与其他合作机制带来的利益差异影响。故现有的区域合作机制未必一定受到很大冲击。

TPP会对中国提升亚太区域合作的地位和影响力构成现实的威胁和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给中国对外经济发展形成一种“倒逼”效应。现阶段最重要的不是盲目应对谈判,而是认真研制相关应对预案,着力强化“内功”,沉着妙应,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

 

北京海淀区曙光花园中路11号农科大厦B座15层

广告发行热线:010-51502069

传真:010-51502082

邮件:icaimi@icaimi.cn

京ICP备10050257号  

登录后台 | 企业邮箱